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历史咨询 >

看环球传媒网关注实况微信

2021-11-21 07:30      点击次数:

韩国选秀节目《GirlsPlanet999》总决赛当晚,秀粉们又回忆起了被做票支配的恐惧。 前几次排名始终保持在第一、第二名的断层TOP选手沈小婷,卡在第九名出道,也是所有中国参赛选手里唯一一个成功出道的。 #GirlsPlanet999##苏芮琪未出道##沈小婷卡位出道##符

  韩国选秀节目《GirlsPlanet999》总决赛当晚,秀粉们又回忆起了被“做票”支配的恐惧。

  前几次排名始终保持在第一、第二名的断层TOP选手沈小婷,卡在第九名出道,也是所有中国参赛选手里唯一一个成功出道的。

  #GirlsPlanet999##苏芮琪未出道##沈小婷卡位出道##符雅凝排名##金采炫C位出道#五个热搜下,清一色都是网友在吐槽。

  在大家一片哀嚎中,《GirlsPlanet999》播出了。这档填补空白的节目,可谓“墙内开花墙外香”,根据韩国尼尔森数据,节目开局收视率只有0.46%,远远低于任何一季《Produce》。但在中国,秀粉们空前热情,#GirlsPlanet999#线亿的#produceX101#。

  而决赛出人意料的排名结果,也引爆了网友们的讨论,大家纷纷为中国组选手鸣不平。那么,中国选手参赛的真实感受是什么?通过海外选秀出道能成为中国练习生的新出路吗?

  搜狐娱乐采访到了两位参加了《GirlsPlanet999》的练习生蔡蔡、小言,她们把这段海外选秀经历,总结成是被送往寄宿家庭“寄养”了几个月。

  蔡蔡很早就在网上看到了韩国要办新选秀节目的消息。网传的选手名单里,有很多她眼熟的名字,比如曾经一起参加过《创造营》的选手,《青春有你》的选手。

  她从一开始就对这个节目很感兴趣,但还是告诉自己以公司的决定为准,并没有主动提出或争取过机会。直到海外节目组联系到了公司,她才在公司的安排下和其他训练生一起去参加了面试。

  面试过程也非常顺利,除了展示唱跳能力,蔡蔡还表演了自己的“声带模仿”个人技。特别的个人技,也收获了韩国面试官的认可。“虽然是通过大屏幕线上面试,但是从连线的PD的表情、现场摄像老师的反应我也能感觉到,他们也挺喜欢这一段的,所以当时我心里就松了一口气。”

  就像寄宿家庭提前了解孩子情况一样,韩国节目组关心的也无非是过往经历,从经历中了解每个人的性格。

  另一位通过面试的小言,也最终被节目组选上了。由于参加面试时太紧张,具体的问题她已经记不清了,只记得在那个电影院里,她和屏幕对面的老师们聊了足足两个小时,节目组也特别问到了年龄相关。

  如果一定要总结共性的话,无论是面试经验丰富的蔡蔡,还是资历尚浅的小言,都在线上面试中表现得很“乖”。面试官最后问蔡蔡有没有什么问题想问的时候,她直接说没有。而小言的一个回答让对面的节目组哄堂大笑,她完全不懂韩国人的笑点在哪,但也没有主动问对方为什么一直在笑。

 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蔡蔡在参加《创造营》的面试时,因为“胆子大”被选上了。

  “当时因为我们公司很多人一起去面试,正好赶上对面公司也有一波面试的人,两批人撞在一起了,导演就突然说要看battle,”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境的蔡蔡慌了,但她没有怯场:“我心想我哪会这个啊,但是没办法,我们老板就坐在下面,所以我就冲上去了。”

  直到正式参加节目,看到“敢,我有万丈光芒”这个slogan的时候,蔡蔡一下子就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被选上。“原来那个导演要的就是这个敢啊。”

  顺利通过面试之后,公司给确定参赛的选手上了一堂课。“非常严肃地交代了什么能说、什么不能说,什么是坚决不能碰的、什么是我们的底线。听完之后就深刻感觉到,我出去得带着荣誉感。”

  “因为韩国和国内有一点不太一样,就是垃圾分类会做得特别详细,需要买专门的垃圾袋。”小言回忆道,每次处理垃圾的时候她都小心翼翼,生怕自己做错了哪一步,会让其他人产生不好的印象。

  这份生活上的谨慎,也更让小言觉得像是借住在寄宿家庭。“我在国内的时候就感觉是跟家人在一起,参加《创造营》也是,大家就是家里人。但去了海外就有一种我妈妈把我送去国外上寄宿学校的感觉。”

  抵达韩国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隔离。对于中国选手而言,这就是适应韩国衣食住行的一段“过渡期”。“食堂叔叔阿姨做的都是韩国特色美食系列,有泡菜、饺子,有时候还会有参鸡汤。”

  “节目组会给选手发维生素,而且我看到韩国的姐姐们睡前都要吃好多东西。”韩国人对补品的喜爱,让小言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“文化冲击”,同时,妹妹们也把“中国特色”带进了韩国宿舍里。

  在隔离期间,节目组给大家布置了“家庭作业”:选手们需要做一些手工DIY,包括做香皂、画模型,这些内容都会被录制下来,在节目上线后作为花絮播出。有人把纯白色的玩偶画成了葫芦娃,也有选手在互送礼物环节,把感冒灵作为礼物送给了韩国舍友。因为产品和节目名一样,收到礼物的外国人都非常惊讶。“她们都不知道这个是什么,但是看到就觉得很巧。”

  除了需要调整生活习惯适应文化差异,在《GirlsPlanet999》这所寄宿学校,中国训练生遇到的最大难关就是语言沟通上的障碍。

  “我的韩文名特别难念。”小言也没想到,明明会韩语,但自己录节目还是遇到了语言沟通上的问题,而这个问题居然是因为名字不好记。“其实我的韩语也很塑料,可能就是一种融入血液的口音吧。”

  即便是有过海外训练经历的小言,对自己的“塑料韩语”依然没有信心,更别说完全没学过韩语的蔡蔡了。

  “一开始完全不敢说,去便利店买东西的时候要说用什么支付、要不要袋子,都得让别人帮忙。”小言告诉搜狐娱乐,节目组给中国选手们配了4~5位韩国翻译,但节目录制的时候,翻译并不在场,只有大型录制会有同声传译,日常训练的时候没有翻译。

  第一次公演,小言被分到和两位中国选手一组。准备舞台的过程中没有翻译,会韩语的小言就会临时充当起她们的翻译。“她们两个就是完全不会韩语,然后每次就是最懵懵的。”

  而节目组又很鼓励非韩国选手尝试韩语。“我觉得可能是因为我们大部分交流是中文交流,所以中国妹妹们的故事线不那么明显。备采之前就会说:尽量会几个字就说几个字,中间蹦出来几个韩语也ok。很希望我们说韩语,即使发音很塑料也要硬着头皮说。”

  说不说韩语这件事,甚至关系到了选手镜头分量。“因为日常生活中我还是和C组的选手交流比较多,但是可能会韩语的姐姐们就会跟K组、J组聊天。肯定会韩语会更好一点,聊得比较多,镜头也会更多。”

  通常情况下,录制过程中的选手也无法判断有没有摄像机在拍自己,以及什么时候该说韩语,只能养成说韩语的习惯。

  “现场所有的摄像头是全部都是我们看不到的,它是在隐藏的那种角落里面。你不知道哪里会有摄像头,所以我们只是在享受我们之间的互相认识的过程,还是比较真实的。”蔡蔡告诉搜狐娱乐,大型录制的时候全都是节目组装的隐藏式摄像头,选手也并不知道自己能有多少镜头。

  而徐紫茵也在退赛后的直播中提到,初舞台录制时长足足有30个小时,选手们空腹了12个小时,滴水未进,说海外选秀是“挑战人类极限的节目”。整整30个小时,要保持一直说韩语也很难。

  语言不通的结果就是,观众看到大部分的中国选手都操着一口不流利的“散装韩文”,还因为语言问题闹出了很多“事故”:首期节目因为中韩语境不同,放狠话的符雅凝被网友质疑“不尊重前辈”;因为搞混了“帅哥”和“丑男”的发音,陈昕葳不小心“攻击”了节目发起人长得丑。

  “每一种语言表达的语境都是不一样的。中文的话,我这么说完之后可能大家就没有那么大反应,但是一旦成韩文了之后,有一些话就会被翻译得更犀利一点,会让人有一点迷惑。”蔡蔡解释道。

  其实镜头没拍到的时候,不会说中文的韩国选手也常常会出现“被误以为在凶人”的情况。“有误会是因为语言问题吧,中文的声调比较多,但韩语有的时候是没有调的,就会让我觉得她是不是在说一件什么特别正经的事。而且有的时候她可能表达的意思不是这样,但就会显得有一点凶,然后就会被吓到。要是认真听,听懂了就知道不是这个意思,只是表达上面有点凶。”

  为了克服交流上的障碍,蔡蔡也一直在积极练习韩语。“大概两三天没有拍摄的时候,我们就会在屋子里拿着那本书,照着书去和她们对话。”从最初只能“听天书”,到后来已经可以熟练地购物,她目前的韩语水平已经可以完成一些日常交流。

  值得思考的是,相比唱跳实力的练习和提升,中国选手参加海外选秀最重要的任务反而成了学习韩语。

  在《GirlsPlanet999》筹备的两个月内,内娱生态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选秀节目出现了恶劣的倒奶事件,《青春有你3》总决赛被临时取消,选秀将被禁的消息不胫而走。

  海外选秀会成为新人训练生的新选择吗?从选手本人的叙述来看,参加海外选秀比我们想象中更难,既要接受文化差异,又要攻克语言交流问题。

  毕竟实力差,也能有成长空间和故事线,但不会韩语,意味着镜头量相对少。没有镜头,在大型选秀里就是“死路一条”。

Power by DedeCms